要叫我非酋

我……我……我再不出ssr就要死了(´Д`)

一群野生式神的日常

隔了这么长时间才发现自己还有个坑没填……(笑哭
ooc注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吾起床时间一般都是在清晨,因为空气湿润,比较适合水生妖怪。但是荒明显还没起来,搂着吾的腰,时不时蹭一下。
……也就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吧,也不见得昨晚温柔到哪去。
吾向前挪了挪,见荒没有起来的意思,便扒开他的手,在满地的挂饰和衣服残骸里寻找自己的那一件。
果然还是不能对他太温柔。吾一边找,一边想。

他平时都是怎么记着的……这么多小玩意……
当吾翻找出来那身蓝色的褂子时,其他人也都纷纷起来了。吾沉思片刻,放下了那一身衣服,随即又躺回被窝。
太混乱了。
青行灯和黑童子在外面。
夜叉和纸人在秀恩爱。
黑童子要把纸人烧了取暖。
黑童子被夜叉用黄泉之海阻止了。
纸人要自杀给黑童子取暖。
纸人被夜叉又拿黄泉之海阻止了。
纸人湿了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听他们在那里折腾,吾也不着急出去。翻身看了一眼荒,却发现对面人早就醒了。
“早上好,小叔叔。”他笑眯眯的,看起来心情相当好。
“什么事高兴成这样?”
“因为醒来第一眼就是小叔叔。”
哦,这么会撩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因为没有契约的束缚,荒可以想去那就去哪,今天也一样。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突然觉得心里有一点失落。
“喂,咸鱼。”夜叉推门走了进来。
“今天我们会有个新人!”他这么笑着说“是个女的!”
小姑娘吗?啊,也对,这个地方女人是有点少了。
吾一边猜测着新人的样子,一边走出了房间。刚一踏出房门,便看到了其他人正在讨论些什么。
“今天来的女人也许是樱花妖。”黑童子是这么说的。但是要樱花妖作甚?给桃花妖埋胸用吗?
一旁的大天狗又开口了:“可以吸血姬,胸都没有。”以后会有的。
吾看不下去,走过来暗戳戳来一句:“跳跳妹妹也是女的。”
但是为什么是女的呢……?吾不自觉的向着妖刀姬的房间走去。
“啊果然……又少了一个……”感觉到了周围气息的变化。的确是妖刀姬不见了。
但是看其他妖的反应,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点。吾猜不透,刚想去询问青行灯,却发现又一个妖刀姬站在了其他人的面前。一旁的青行灯乐的嘴角都能咧到后脑勺了。

哦。又拐来一个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青行灯那个女人,真是丧心病狂……她还是个孩子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现在一看文笔真心不行……(哭哭)
最近都没怎么上线所以没梗写(´Д`)
狗黑含量近乎为零我就不打tag了♪(^∇^*)
然后青行灯和两个妖刀姬的故事来源于真实经历……上一秒看到妖刀姬突然不见下一秒就又来一个……说实话当时我有点蒙蒙哒w(゚Д゚)w

评论

热度(2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