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叫我非酋

我……我……我再不出ssr就要死了(´Д`)

一群野生式神的日常

吾诞生的这个阴阳寮,没有主人。当吾第一次睁开眼睛观察这个地方的时候,吾得到的只有一群没有契约的式神。
一群……野生的式神吗?
这倒不是无趣的。
这里的妖怪一个个都有属于自己的伴侣。那个红发的恶鬼,和那个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阴阳术支撑就可以行走的纸人。大天狗,和黑晴明。
相当幸福呢。折扇轻摇,吾在这空荡的庭院里边渡步边想。
那么吾呢?吾的伴侣自然不会在这里。他是神子,即便是落魄了,那孤傲的性格是不会变的。
啊啊,麻烦了……似乎,有些想他。
这里的妖怪们无一不是吵闹的。即便是想静下心来也做不到。在他身边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有这种感觉。真是……令人烦躁。
他什么时候才会来找吾呢?

在庭院里的日子烦闷的很。吾躺在树下,思绪飘荡。只有在那常年盛开的樱花树下,吾才能静下心来,体会世间的声。
“早上好。”
“早上好。”
即便是恋人与恋人之间普通的问好在此刻都分外的扎眼。夜叉和小纸人,大天狗和……黑晴明?这么说来,吾似乎已经几天没看见黑晴明了?好奇驱使吾去询问。
“我们分手了。”大天狗是这么对吾说的。
“哦。”吾不想过多的询问,既然分手,那必然是悲伤的。黑晴明吗?呵,那种杂碎吾不想多余的管他。不过大天狗相当的生气啊……

黑晴明走了不久之后,这里又来了新人。

一个相当讨人厌的小孩子。

黑童子。他的到来又一次填满了大天狗的心。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,但还是祝他们幸福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果不其然……这几对又开始秀上了……妈的之前的话就当吾没说过……

在庭院的另一处,吾感觉得到还有一股强大的妖力在降临……啊,对对。那个可怕的女人。最开始降临的时候,吾原本是怀着迎接新人的心情来看待青行灯的。但是她说了一句话,这句话改变了吾等之前对她所有好的看法。
“卧槽!青夜cp!”吾从不记得这里何时有过青坊主。但是毕竟那个女人也是个大妖,判断妖力还是能做得到的。那么……那个青坊主也许是路过。

经过了一番解释,吾总算是让她接受了夜叉和纸人是一对的事实。但是那女人还是不依不饶的念叨着什么“青夜我本命……”什么“拆我cp”之类的话。啧,吵死了啊!

真的是……在这个地方想认真起来都不行……
才不是想他了……绝对没有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个庭院……果然还是远离为妙……青行灯那个女人又开始八卦了!嘁嘁喳喳的吵死了!吾想安静一会都不可以吗!青行灯也不怕吾,愣是要和吾拌嘴。
但是,发牢骚归发牢骚,吾对妖力的察觉还是有的。
是他来了,那个仿佛星辰一般的人。让任何人毫无察觉的来到了这里。
“大家好。”依旧是那熟悉的声音。他向四周看了看,随机将目光锁定了吾“小叔叔,抱歉,久等了。”他的视线仿佛是粘着了吾的身上,吾到哪里,它便跟到哪里。吾揉了揉他那颇为扎手的头发,嗯,这是吾的。刚想拉着他进院,却转身看见了青行灯。
啊,那个女人,可怕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吾真的要离开这个寮了,真的。这个寮里没有绵绵冰。(荒还经常不在……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近青行灯不知道从哪里勾搭来个妖刀姬。整天天刀刀,刀刀的叫的吾心烦。
吾躺在荒的身上,感受他身上的温度。不就是命定之人吗,吾也有。荒好像是看见了吾内心所想,又将吾搂紧了一点。吾被他的动作引得脸颊发烫,挣扎着想起身。谁知他变本加厉,一手抓住了吾的尾巴,来回把玩起来。
“我这几日不在,小叔叔可有自己解决过?”
“汝……”吾顿了顿,随即又笑着调戏回去“就不知道要珍惜一下吾?”
他被吾的回答弄得一愣,但马上就压了过来。
看着他那深邃的眼,吾却对他一点火都发不出。
“吾可不保证会不会中途晕过去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知道现在把这个禽兽赶回去还来不来得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各种ooc……
顺便民那也可以去看看我们寮里的其他人写的……😂突然感觉我是最正经的一个😂😂😂

评论(19)

热度(3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