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叫我非酋

啥也不会(~_~;)

努力博得女儿欢心_§:з)))」∠)_
今天买了一份章鱼小丸子……超好次哦!然后我就觉得呆魇如果也喜欢次就很萌……
不会ooc的,毕竟亲女儿。

唉我女儿就是可爱(*/∇\*)
吃饭吃到脸上都那么可爱(*/∇\*)
哎呦可爱死了(*/∇\*)
洛璃啥的去一边!找你妈去!这是我女儿!

我……他们……我……嗯……( ´艸`)

番外(中)

·画风突变
·避雷注意
·原创百合出没(bu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这个和尚还叫青坊主……法号么?……好奇怪的名字……



嘛,不管怎么说,我们两个算是结盟了吧。他哄他的小情人,我撩我的小朋友。挺好的,真的,挺好,没啥不对的。助攻?不存在的。




为什么和他结盟?啊,这个啊。阿青跟我说他的小情人失踪了,最后一次出现说是去找好朋友,然后就再也没回来过。




哥们我怀疑你被绿了。




大兄弟我错了……咱把禅杖收一收,这大夏天的动一动多热啊,是不?




“不过,为什么你的小情人失踪了要来找我呢?”我坐在公园的长椅上,身旁是青·快把自己捆成粽子·大夏天的不嫌热·坊主。青坊主看了看我,又开始专心研究起地面。
因为是夏天,青坊主穿的又多,不知道的还以为他中暑了。
我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:“喂喂?还在吗?”




“他说他要去找的那个朋友叫魇。”声音幽幽地传出。




哈?骗人的吧?




我眨眨眼,道:“你的意思是说……我家孩子……把你家那个给拐跑了?”
“差不多。”
“怎么可能我家孩子那么温柔可爱美丽贤惠善良勇敢冰雪聪明!”
“世人总是会有不为人知的那一面的。”
“你闭嘴我不听我不听我不听!”
“……”




我叫洛璃,就在今天,我终于得知,和我失散了好几个世纪的孩子恋爱了……对方还是被拐来的……




好了闹归闹,正事还是要办的。既然我得到了魇的具体位置,也就是说我能在一个固定的空间里创造一个梦境。




换句话来讲,就是离魇记起我的时候不远了。




至于那个和尚,他是生是死都与我无关。




我要的只是魇,只有魇,也只能有魇。




夜叉什么的,如果他打扰到了我的话那就让他永远呆在幻境里,再也不放出来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青夜含量10%
我在写啥自己都不知道……可能是被摔傻了……

依旧群宣

这是个有毒的语c……

目前群里cp只有黑晴明×大天狗

整·天·撒·狗·粮!

所以我来招个荒来安慰一下我自己嗯(´-ω-`)

注意!这是个微信群!

最后欢迎天使们加群(๑ºั╰╯ºั๑)
这是我的微信号:zwx051202
#上次做群宣大家都很无视我啊#

@公孙陨落 艾特一下叉子……

梦 番外(上)

我叫洛璃,是魇最好的朋友!但是魇总是一副躲着我的样子喏……啊真是的,不坦率的孩子,嘛,不过我很喜欢她就是了!

我从魇刚刚出生的时候就和她在一起了。我比她大五岁,所以无论什么时候都是我在前。上学也是,接受任务也是,就连上战场……也是。
在我十岁那年,我被迫上了阵。在我面前,火光四溢,杀声充斥着我的脑海。原来那些暗杀的任务远不及这战火纷飞的屠戮场。我丢下武器,流着泪,狼狈地跑到了一个无人之地。在那里,我独自一人生活了很长时间。我之所以不回去,是因为我知道,原本说好的援兵并没有来。

我们被抛弃了,族里原本就知道我们回不来。

不知不觉,我带着对梦妖一族的恨意已经在那里生活了五年。魇到了该出战的年纪。
“回去看看吧。”我如此想到。

我的确回到了家里,魇变得越来越好看了,真不愧是我家的孩子!
魇也有自己的后辈了呢~啊,真是的,为什么对他们笑得那么温柔啊!超嫉妒的!

我转身,悄悄读了族长的内心所想,我看到了火光。是魇,魇会在战争中死去!莫名的恐惧涌上了我的心头,我立马奔向人类的村庄。


我没傻,当然知道他要干什么!

那一天晚上,我带着几个人类来到了族内。霎时间,火光四溢。

不是这样的,不对!这个我们之前说好的不一样!!!我只是想把魇带出来啊!

魇,快过来啊!为什么,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啊?不是的,不是我干的!

魇抱着一个个的尸体看着我,她很无助,又很愤怒。

我究竟,做了什么?!又一次,我逃离了那里。这一走就是好几个世纪,我早已不是当年那个只会一心想着要保护心上人的那个稚女了。所以,当我再次见到魇的时候,已是21世纪。

她不记得我了。

或许这对我来说是个好事。但是我不能这么做,于是我想尽办法让她恢复记忆。然后,我遇到了一个男人。那个男人的眼底有着两条黑色的纹路,应该是胎记之类的,绿色的眸子让整个人显得很沉稳。


但他是个和尚。


而且还是个给。

妈的死给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这两篇写的我都不敢打tag了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嗯哼最近身体好多啦!淤青也下去不少~(自嗨)
蓝额着并不能成为我这么长时间不更新的理由……

“我知道的并不多,毕竟我没有你那样逆天的能力,”女人一开口,魇便感到有些异样“但我可以让你恢复记忆。”

“有差么?”
“当然有!”
“哦……”魇依旧不愿意多看那女人一眼。女人眨眨眼,笑道:“魇,你知道吗,在你小时候我就特别喜欢你,我把我照顾其它孩子的时间全部放在你身上了。一直一直,你在我身边的时候就想把你揉进身体里那样来守护你。”
魇突然发现这女人长的很是好看,与她同样颜色的头发梳成麻花辫,垂在背后,彼岸花样的头饰别在头上。红色的眼眸在火光的照耀下一闪一闪的。每次一笑,便会出现两个浅浅的酒窝。

又是一阵凉风吹过,街边的纸灯笼哗哗作响,只属于秋天的红叶随风飘落,二人站在树下,好不暧昧。

“但是呢,后来你离开我了……”女人的眼神暗淡了几分,但随即又亮了起来“我一定会让你记起来的!”

洛……璃?那是谁呢?对啊……是谁呢……

魇觉得奇怪,她与那女人不曾见过,但为何感到如此厌恶?

今天从马上摔下来了……那马还是在跑的状态……对,没看错,狂跑的那种……然后我被甩下去了。正好就是在今天我没带护具,平时都有好好穿着的。
头晕,现在也是,我感觉全身的骨头都要碎了……
笔都握不住,作业还没写,微微一动就疼,然后还头晕。
我能怎么办……感觉要废掉了……

·ooc注意
·私设一大堆
·小学生文笔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六.
        时间过得很快,转眼的功夫距离魇的短时间失忆已经过了一个星期。魇真的就会满足于此吗?不,她还想知道更多,光是夜叉讲述给她的往事根本满足不了她的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 虽说在闲着的时候会出去碰碰运气找找记忆看看能不能向上次似的“chua”的一下恢复好多,但是没有一次成功过。(魇:我有一句mmp现在就要讲)次日,在青坊主又一次出门的时候,魇悄悄地跟在其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 魇记得,最开始是她和夜叉最先相识的,这个青坊主,和夜叉认识也就一个月的时间。那么他到底是怎么回事,为什么会和夜叉这么亲密。

        来到集市,青坊主似乎是看见了躲在角落里的魇,迅速地在人群中穿梭,不一会,魇就被甩在了茫茫人海之中。
“啊啊……跟丢了啊……”魇在人群中有些不知所措。正想着回去,却被一只手抓了过去。
“谁?!!”魇也不是傻子,就算再无知,也总不能让陌生人给带走。不等那手的主人来到她面前,魇已经匆匆走了。少女微微皱眉,消散在人群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 和往常一样,夜叉仍旧在河边午睡。只是这次在他身边多了一个青坊主。夜叉就这样毫无防备地靠在青坊主的大腿上,暗红色的发丝乖巧地贴在胸口。

        半晌,夜叉开了口:“呐,阿青,”抬头看了看青坊主,确认对方是否在听“你们和尚不是讲究什么从不杀生,什么……唔!”青坊主停下了手中的动作,轻抚夜叉的双角。
“汝若在,吾欲成魔。”指腹轻轻刮蹭夜叉角尖,使后者硬生生把那句斩妖除魔给咽了回去。
“魂淡秃驴!把手给本大爷放下!”夜叉挣扎着要起身,不料却被青坊主一个用力又给按了回去。

“吾有头发。”

你有头发……

本大爷当然知道你有头发!!!

傍晚,空气微凉。魇在大街上漫无目的的走着。“现在回去还太早……”她喃喃自语。
“踏踏踏……”脚步声愈发明显,愈发急促。魇竖起耳朵,仔细分辩声音的来源。不知从何时起,街上已空无一人。一阵凉风吹过,她渐渐警觉起来。此时路边上的店铺早已关门,几刻钟前还是个人头攒动的闹市,转眼间却空无一人。

“太奇怪了不是么?”冰凉的指尖划过魇的后背,引得对方一阵恶寒。双手猛然被擒住,抬头便望见面前人微怒的眼。
“你究竟是谁。”尾音没有上翘,魇盯着眼前的女人,稍动怒火。
“阿拉?”女人眨眨眼,仿佛听见了什么惊人的事情一般“进度比我想象中的要慢哦。”
“我们很熟么?”魇的声音冷冰冰的,随时等待着那人说出自己不爱听的话然后至她于死地。
“没错,很熟,非常熟。”那女人依旧似笑非笑
地看着她,对于魇的动作没有一丝不满“而且我知道,你不会杀我。”魇瞳孔微张,可瞬间又恢复了凶狠的样子。
“除非你不想记起其它记忆了。”听到记忆二字,魇立马松开了她,但神情依旧警惕。

“把你知道的说出来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原谅我……我是个傻的,就算写个文也不会有人看吧……
最近受了好多委屈哦……
憋了一个星期才这么一点……
想哭……

我的同桌是智障怎么破?在线等,急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