要叫我非酋

我……我……我再不出ssr就要死了(´Д`)

【阴阳师—宣群】
阴阳师语c,各种邪/教,各色小哥哥小姐姐,来啊,造作啊(・ω< )★
另外,不可重皮,国际三禁,绝对不要玛丽苏杰克苏
门牌号514281714

呜哦哦哦!收到啦收到啦!

叉子,叉子ta叫你大大你没发现么hhh😂

号丢了……我的号丢了……
前几天在西班牙刚出的爆伤五星六号位针女
然后号丢了……
截屏都没来的及

我真的要哭死了QAQ……
茨宝吞总来我家嘛QAQ

一群野生式神的日常

隔了这么长时间才发现自己还有个坑没填……(笑哭
ooc注意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吾起床时间一般都是在清晨,因为空气湿润,比较适合水生妖怪。但是荒明显还没起来,搂着吾的腰,时不时蹭一下。
……也就只有这个时候他才会像个小孩子一样吧,也不见得昨晚温柔到哪去。
吾向前挪了挪,见荒没有起来的意思,便扒开他的手,在满地的挂饰和衣服残骸里寻找自己的那一件。
果然还是不能对他太温柔。吾一边找,一边想。

他平时都是怎么记着的……这么多小玩意……
当吾翻找出来那身蓝色的褂子时,其他人也都纷纷起来了。吾沉思片刻,放下了那一身衣服,随即又躺回被窝。
太混乱了。
青行灯和黑童子在外面。
夜叉和纸人在秀恩爱。
黑童子要把纸人烧了取暖。
黑童子被夜叉用黄泉之海阻止了。
纸人要自杀给黑童子取暖。
纸人被夜叉又拿黄泉之海阻止了。
纸人湿了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听他们在那里折腾,吾也不着急出去。翻身看了一眼荒,却发现对面人早就醒了。
“早上好,小叔叔。”他笑眯眯的,看起来心情相当好。
“什么事高兴成这样?”
“因为醒来第一眼就是小叔叔。”
哦,这么会撩?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因为没有契约的束缚,荒可以想去那就去哪,今天也一样。看着空荡荡的房间,突然觉得心里有一点失落。
“喂,咸鱼。”夜叉推门走了进来。
“今天我们会有个新人!”他这么笑着说“是个女的!”
小姑娘吗?啊,也对,这个地方女人是有点少了。
吾一边猜测着新人的样子,一边走出了房间。刚一踏出房门,便看到了其他人正在讨论些什么。
“今天来的女人也许是樱花妖。”黑童子是这么说的。但是要樱花妖作甚?给桃花妖埋胸用吗?
一旁的大天狗又开口了:“可以吸血姬,胸都没有。”以后会有的。
吾看不下去,走过来暗戳戳来一句:“跳跳妹妹也是女的。”
但是为什么是女的呢……?吾不自觉的向着妖刀姬的房间走去。
“啊果然……又少了一个……”感觉到了周围气息的变化。的确是妖刀姬不见了。
但是看其他妖的反应,似乎并没有察觉到这点。吾猜不透,刚想去询问青行灯,却发现又一个妖刀姬站在了其他人的面前。一旁的青行灯乐的嘴角都能咧到后脑勺了。

哦。又拐来一个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青行灯那个女人,真是丧心病狂……她还是个孩子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现在一看文笔真心不行……(哭哭)
最近都没怎么上线所以没梗写(´Д`)
狗黑含量近乎为零我就不打tag了♪(^∇^*)
然后青行灯和两个妖刀姬的故事来源于真实经历……上一秒看到妖刀姬突然不见下一秒就又来一个……说实话当时我有点蒙蒙哒w(゚Д゚)w

一群野生式神的日常

吾诞生的这个阴阳寮,没有主人。当吾第一次睁开眼睛观察这个地方的时候,吾得到的只有一群没有契约的式神。
一群……野生的式神吗?
这倒不是无趣的。
这里的妖怪一个个都有属于自己的伴侣。那个红发的恶鬼,和那个不知道为什么没有阴阳术支撑就可以行走的纸人。大天狗,和黑晴明。
相当幸福呢。折扇轻摇,吾在这空荡的庭院里边渡步边想。
那么吾呢?吾的伴侣自然不会在这里。他是神子,即便是落魄了,那孤傲的性格是不会变的。
啊啊,麻烦了……似乎,有些想他。
这里的妖怪们无一不是吵闹的。即便是想静下心来也做不到。在他身边的时候从来都不会有这种感觉。真是……令人烦躁。
他什么时候才会来找吾呢?

在庭院里的日子烦闷的很。吾躺在树下,思绪飘荡。只有在那常年盛开的樱花树下,吾才能静下心来,体会世间的声。
“早上好。”
“早上好。”
即便是恋人与恋人之间普通的问好在此刻都分外的扎眼。夜叉和小纸人,大天狗和……黑晴明?这么说来,吾似乎已经几天没看见黑晴明了?好奇驱使吾去询问。
“我们分手了。”大天狗是这么对吾说的。
“哦。”吾不想过多的询问,既然分手,那必然是悲伤的。黑晴明吗?呵,那种杂碎吾不想多余的管他。不过大天狗相当的生气啊……

黑晴明走了不久之后,这里又来了新人。

一个相当讨人厌的小孩子。

黑童子。他的到来又一次填满了大天狗的心。虽然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在一起的,但还是祝他们幸福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果不其然……这几对又开始秀上了……妈的之前的话就当吾没说过……

在庭院的另一处,吾感觉得到还有一股强大的妖力在降临……啊,对对。那个可怕的女人。最开始降临的时候,吾原本是怀着迎接新人的心情来看待青行灯的。但是她说了一句话,这句话改变了吾等之前对她所有好的看法。
“卧槽!青夜cp!”吾从不记得这里何时有过青坊主。但是毕竟那个女人也是个大妖,判断妖力还是能做得到的。那么……那个青坊主也许是路过。

经过了一番解释,吾总算是让她接受了夜叉和纸人是一对的事实。但是那女人还是不依不饶的念叨着什么“青夜我本命……”什么“拆我cp”之类的话。啧,吵死了啊!

真的是……在这个地方想认真起来都不行……
才不是想他了……绝对没有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这个庭院……果然还是远离为妙……青行灯那个女人又开始八卦了!嘁嘁喳喳的吵死了!吾想安静一会都不可以吗!青行灯也不怕吾,愣是要和吾拌嘴。
但是,发牢骚归发牢骚,吾对妖力的察觉还是有的。
是他来了,那个仿佛星辰一般的人。让任何人毫无察觉的来到了这里。
“大家好。”依旧是那熟悉的声音。他向四周看了看,随机将目光锁定了吾“小叔叔,抱歉,久等了。”他的视线仿佛是粘着了吾的身上,吾到哪里,它便跟到哪里。吾揉了揉他那颇为扎手的头发,嗯,这是吾的。刚想拉着他进院,却转身看见了青行灯。
啊,那个女人,可怕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吾真的要离开这个寮了,真的。这个寮里没有绵绵冰。(荒还经常不在……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最近青行灯不知道从哪里勾搭来个妖刀姬。整天天刀刀,刀刀的叫的吾心烦。
吾躺在荒的身上,感受他身上的温度。不就是命定之人吗,吾也有。荒好像是看见了吾内心所想,又将吾搂紧了一点。吾被他的动作引得脸颊发烫,挣扎着想起身。谁知他变本加厉,一手抓住了吾的尾巴,来回把玩起来。
“我这几日不在,小叔叔可有自己解决过?”
“汝……”吾顿了顿,随即又笑着调戏回去“就不知道要珍惜一下吾?”
他被吾的回答弄得一愣,但马上就压了过来。
看着他那深邃的眼,吾却对他一点火都发不出。
“吾可不保证会不会中途晕过去。”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不知道现在把这个禽兽赶回去还来不来得及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各种ooc……
顺便民那也可以去看看我们寮里的其他人写的……😂突然感觉我是最正经的一个😂😂😂

上课腿的般若小哥哥……五官画完之后发现这是我卷纸……连头发都气得忘画了……

努力博得女儿欢心_§:з)))」∠)_
今天买了一份章鱼小丸子……超好次哦!然后我就觉得呆魇如果也喜欢次就很萌……
不会ooc的,毕竟亲女儿。